您好,
您当前位置: 综艺资讯

李小璐也清空了与PGone有关的微博,这一点和贾乃亮保持一致了

文/煮娱君

最近的娱乐圈,事情似乎还是蛮多的。比如,马苏目前被不少人爆料了许多的事情,真真假假没人知道,不过马苏还是蛮淡定的,不管你们怎么说,在微博上,她就是不回应。再比如,曾志伟的事情也比较热,因为,某媒体爆料,多年前性侵蓝洁瑛的男主里面,有曾志伟的身影。不过,这立马被曾志伟方面否认了。随后,又有许多的爆料都指向一点,曾志伟其实还是“蛮色”的,不过,这背后的真真假假,或许也只有等待法律来诠释了。

在这些事情之外,许多人也知道,关于李小璐的事情,则几乎是慢慢地给人一种销声匿迹的感觉。或者说,给人一种没那么火的感觉了。虽然此前的李小璐、贾乃亮、PGone等人的事情很火,而随着贾乃亮两次进行了回应,事情也基本上算是告一段落了。甚至可以说,这就是很现实的传播规律,若是这样的事情没有新的新闻点,那么其尘埃落定,偃旗息鼓,不过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甚至于,随着时光的流逝,许多人都可能忘记这样的事情的存在了。

不过,许多人还是期待这样的事情的下一步该如何发展?也因为这样,不少人还是盯着李小璐的微博了。结果,细心的网友,真的具备福尔摩斯的潜质,他们也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即便此前李小璐与PGone是有很多互动的。但在如今李小璐的微博里面,则搜索不到相关的微博了。而唯一留下的一条,则是李小璐关于夜宿门的一则申明。这样的细节,若不是很认真的话,真的是很难发现的。但是,细心的网友却发现了。

这样一来,李小璐便也和贾乃亮是一样的,那就是,删掉了与PGone有关的微博了。而对PGone来说,过去的这一年与新年的年初,他的确是处于娱乐圈巅峰和娱乐圈低谷的人。巅峰,是他获得了一个很红的节目的冠军。而低谷则是最近,他不仅被许多重要媒体批评,更是连作品都被下架了。这样的历程,的确如过山车一般精彩。不过,与贾乃亮不同的是,李小璐目前还没有取关PGone,至少在煮娱君写稿子的时候,还是这样的。

李小璐也清空了与PGone有关的微博,这一点和贾乃亮保持一致了。谁也不知道,这样的举动意味着什么但不管怎样,作为一名粉丝,还是希望甜馨、贾乃亮以及李小璐都能幸福得过着日子而这,或许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师傅,去愚园路1号。”

“成交。”冷爵枭伸出一只手。

看穿衣

“悠悠,你别多想,不是他……我真的有事,一会你先回去吧。”林语嫣的语气有些冷,脸色青红交错。

叶凌天接过秘书给他倒的茶,说了声谢谢后看着李先元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完全理解,这是每个父母最心底的想法”。

女人:“有啦,真讨厌,非得逼着人家说出来!”

女人:“毅然,我很好奇,林语嫣当年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校花,难道她没法满足你?”

声音在身后响起,林语嫣吓了一跳,从玻璃的反光中见到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形。

“你果然是处女……我喜欢。”

其实学姐会教给你很多,不要只和同一级的玩,认识一些学长学姐,会很有收获尤其是在期末考试的时候

穆天刚打开总裁室的大门,就见一位高大帅气的男人走进来。

“你就是安达保安公司派过来的保镖?”李先元看着面前站着的这个穿着保安服高高大大的年轻男人皱着眉头问道。

那几个保安一听,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就开始走过来把年轻男人围住。

首席秘书穆天面无表情,他回道:“是,冷总,那我先出去了。”

林语嫣心中一惊,陆小桃,正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

我想说的是,照顾好自己,就是全家人最大的幸福~

“天哪……反常!太反常了!有她照片吗?让我看看她长什么样,要知道当时前台小妞先找的我,我嫌弃长得丑……现在想来,能够入你的眼,想必是很不错了。”

冷爵枭抬眸,看了他一眼:“恩,给了。”

“让你保护的人是我的女儿,这个我前面也跟你说了。你也看到了,我有一个这么大的公司,虽然不是很有钱,但是我的钱也够我和我女儿这辈子花了,对于我来说,钱不是问题,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的女儿,我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他是我的全部。不知道我这么说你能不能够理解我?”李先元看着叶凌天问道。

“好,那我女儿就拜托你了。”李先元看到叶凌天的神情之后非常的开心,他做了一辈子的生意,说他是个人精一点不为过,他有个最拿手的本事就是看人,从叶凌天这个人说话做事的风格他就能够看得出来,叶凌天这个人是个可以完全放心的人。

点击观看➤告诉你“为嘛天津人耐回家”!

所以

爱也一天恨也一天过去就好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答应……

乐悠悠听出话中的深层含义,她惊异问道:“语嫣,你可别告诉我,你和萧毅然没上过床?”

“李总,你还满意吗?”男人一边朝李先元走来一边问道。

终于听到了她想知道的真相。

“你先在在这等一下,我把我女儿叫过来,你们之间互相认识认识,这件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呢”李先元笑了笑道,然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今年早些时候,他收到了一封家书,是叶霜写给他的,信里写了,他母亲病危,希望能够见到他最后一面。只可惜,叶凌天当时在出任务,根本没看到这封信,等他回来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母亲已经去世一个月了。

叶凌天总共刷卡刷了二十多万,肾源十万块,手术费十多万,这还只是这次手术的费用,按照医生的估计,后续的治疗还要十几万,如果保险的话,要准备五十万,这也是叶凌天为什么一定开口要五十万而且是要先拿钱的原因所在。

“朗朗乾坤的,谁会害我?你又见过谁出门没事带个保镖走的?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请保镖也是你请啊,你才是集团的总裁,即使有人要做什么那么对象也是你而不是我,我只不过是个子公司的经理罢了。再说了,我一个女孩子,整天身边跟着个男人算怎么回事?”李雨欣再次厌恶地看了一样叶凌天后说道。

大概就是女二眼中的女一号。

她如受惊小鹿,望着近在咫尺的邪魅男人脸,男人低头将冰冷的唇吻向她的颈项。

前台小姐望着她,礼貌问道:“您好,小姐,您问的是我们会馆的头牌先生吗?”

她转身,接过他手里的酒,直接就喝。

4个瓶

此文献给我圈里所有的人

学妹:箱子x2, 双肩包x1,挎包x1,钱包x1,卡包x1....总之,来一次大学,就是一次生命的迁徙。这时候,学长们的机会啦~

“没有其它的事情,我这里来了位朋友,他说他一个人可以打倒你们五个人,我不信,所以叫你们过来比试比试”李先元冷哼了一声说道。

……

“穆天,你出去吧。”

粗茶淡饭能够吃饱挺好挺好

“哥,你来了啊,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女孩看到叶凌天后高兴地问道。

乐悠悠随手拿起桌上的羊肉串咬了一口,无奈道:“看着你想买醉的架势,我就知道了,你今晚不容易醉……难道你没听说过吗?有些酒,越喝越清醒,我明白你现在的感受,你想喝就喝,想哭就哭,总之你说干嘛就干嘛,老娘奉陪到底!”

“好的,李总”叶凌天点点头,然后也走出了李先元的办公室。

可乐悠悠的黑眸中其实并没有多少快乐。

各个都长得好好看,各个都好会穿衣打扮,再看看自己,为什么差一级的差别会那么大。

林语嫣已经站起身,直接走向一位从电梯口出来的年轻男子。

肩上扛着爹和妈,上边顶着你的娃,万一不幸打个滑,你能给家留点啥?

声音冰冷无情,问得如同一场交易。

姓名:林语嫣

对方还发过来一条内容:不来,照片就发网上。

可她亲眼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躺在一起,竟然连难过的眼泪都没有?

“什么事?你干嘛突然这么严肃?”

林语嫣走进浴室关门,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知道该怎么做。这些你可以在雇佣合同里说明,如果我违约了,就必须立即偿还你这五十万块钱,并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男人点头说道。

所以

说什么也要在离婚前,给他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沉默的五分钟里,乐悠悠不间断的抽了两支烟,林语嫣就这样一言不发的陪着她。

“行了,别哭了,萧毅然这种贱人,让他有多远滚多远!你知道的,我命好生下来就是富二代,所以离婚老娘也离得起,你搬出来后,我那三处房产你随便挑一处,我住哪都行,以后我们就是失婚者联盟了。”乐悠悠一副女王范儿。

她耳根子一红:“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乐悠悠笑的无所谓:“这件事我知道,结婚那天他跟我说过,那时我和你还不认识,你没必要放在心里。”

乐悠悠一双杏眼瞪得老大,拼命点头。

忙也一天闲也一天平安就好

有了乐悠悠这个铁闺蜜,林语嫣内心暖暖的,其实离婚也不可怕。

“夜色会馆?”司机显然一惊。

想起三天前的夜里,听到老公萧毅然说了句梦话‘陆小桃,你真骚……’。

“悠悠,你真想灌醉我?没看我已经喝两瓶了……”脸颊醉红的林语嫣耷拉着脑袋,手里握着酒瓶子,盯着瓶口又猛灌了一口。

想起那五百万,她心下一横,今晚要好好享受!

最终,乐悠悠看着林语嫣打车走了。

学妹:一般是没有化妆的,有的话也是清淡为主。最主要可能是不会化妆。当然,军训的时候晒得比较黑,化妆也可能看不出…

开车的司机再次问道:“小姐,想好去哪了吗?”

里面那个女孩叫叶霜,是他的亲妹妹,他们俩兄妹从小便命运多舛,叶凌天只有十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她母亲独自支撑起了整个家,叶凌天十八岁那年出去当兵,因为身体素质各方面表现优异,直接被选进了神秘部队集训,在集训部队里,经过了两年地狱般的训练,叶凌天成为了两百个人里面选出来的十个人中的一个,进入了神秘部队。

瞬间,她坐直身体,酒醒了三分!

萧毅然怎么会认识她?

他望着步履飘摇的林语嫣,自语道:“可惜了,长得挺漂亮的,却要花钱找男人……”

乐悠悠的脸色有丝泛青,但她没说什么,选择听录音。

“好,那我女儿就拜托你了。”李先元看到叶凌天的神情之后非常的开心,他做了一辈子的生意,说他是个人精一点不为过,他有个最拿手的本事就是看人,从叶凌天这个人说话做事的风格他就能够看得出来,叶凌天这个人是个可以完全放心的人。

“我不会后悔!”

可是李雨欣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瞪大了眼睛望着李先元说道:“保镖?爸,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现在是二十年代的旧上海吗?现在是法制社会,不是帮派横行的旧社会,要保镖干什么?”。

    哪次见面没注意没低头哈腰叫学姐好,隔天你没礼貌的名声就能传遍银河系。

    冷爵枭将关于林语嫣的资料随手放进抽屉,没有看唐文轩,继续之前的工作。

    “萧毅然,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这话正是我要说的!财产我们平分,你就等着我的离婚协议书吧!”

    短信内容:老地方,速来。

    “好的,我现在马上去交钱”叶凌天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粗茶淡饭能够吃饱挺好挺好

    不过难题也来了

    果然来了!!

    林语嫣红着眼眶,内心痛得窒息,抬眸望向他:“好,我净身出户!”

    只有自己身体健康,你的家人才能好!你的家庭才会越来越好!

    “想好了?”声音高远而又清冷。

    声音好听的让她腿软,男人一把抱住她的腰肢,一双深不可测的黑眸正望着她,仿佛要将她的灵魂都看穿。

    “好的,李总”叶凌天点点头,然后也走出了李先元的办公室。

    男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目测得有一米九了,一身裁剪得体的深色西装。

    痛,痛得无法呼吸。

    “谢谢。”

    五分钟后,她轻轻扭转卧室的门把手。

    “过来。”

    “那好,我再给你五十万,只要你每天在家睡觉,不要跟着我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就行了,OK?”李雨欣说完后拿出一张卡递给叶凌天。

    Certificate

    心也跟着在滴血。

    “天哪……反常!太反常了!有她照片吗?让我看看她长什么样,要知道当时前台小妞先找的我,我嫌弃长得丑……现在想来,能够入你的眼,想必是很不错了。”

    眼睁睁看见鲜肉被抢只能装无所谓。

    男人这么一说,那几个保安当场就不干了,一个个说着就准备动手。

    ↓ ↓ ↓ 贴身保镖叶凌天又该如何制伏任性总裁?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

    “那是我的事情,要是打不过我自己走人就是”男人淡淡地道。

    同意的请告诉身边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

    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

    “好•,爸,你实在是太狠了,你这是逼我。我答应你还不成吗,不过,有一天你女儿要是真的被人给怎么样了,你就后悔去吧。记得,明天我要那两千万打到我们公司的账户上来”李雨欣说完之后气呼呼地就离开了。

    4辆车

    “悠悠,你别多想,不是他……我真的有事,一会你先回去吧。”林语嫣的语气有些冷,脸色青红交错。

    “雨欣,来,爸爸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呢是小叶,叶凌天,是退伍军人,也是爸爸给你找来的贴身保镖”李先元说着就走了出来,指着叶凌天对李雨欣说道。

    萧毅然疾步追出来,身上不着一物,他拽着她的手,嘲笑道:“林语嫣!你他妈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房子、车子都是谁买的?都是老子的钱!离婚你还想分一半财产?你做梦吧!除非你净身出户,我就答应签离婚协议!”

    林语嫣的嘴角扯起一丝讽刺的笑意:“呵,没想到,等我们真结了婚,他反倒不想碰我了,天天早出晚归,后来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淡……”

    在她上厕所时,林语嫣偷看她放茶几上的手机,虽然设有密码看不了。

    父母双亡,只剩下了在上大学的妹妹,叶凌天觉得自己愧对这个家太多了,所以,便向部队打了退伍报告,部队领导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考虑到了叶凌天家里特殊的情况还是批准了他的退伍申请。叶凌天回来后便带着妹妹一起生活,只是,他除了会杀人外,其余的什么都不会,最后没有办法才进了一家安保公司去一个仓库里当了个保安,可是好景不长,半个月前,叶霜被送进医院,被检查出了尿毒症,而且很严重,必须要换肾,可是换肾总共加起来需要五十万,叶凌天家里是一穷二白,当兵这些年的工资他都是全部寄回家了。

    “已经交了?哥,你哪来的钱啊?这可是几十万啊?”女孩惊讶地看着叶凌天。

    林语嫣的脸颊早红透了:“我、我是…”

    学妹:真的在操场上跑得累成狗,认真锻炼身体的,一般来说都是学妹。

    在我们严重叱咤风云的学长,在她们眼里就是傻逼

    随着吻的气息越来越急促,男人的胸膛开始变得滚烫。

    李先元仔细地看着男人,随后点了点头道:“好,可以,我相信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唐文轩那双桃花眼的黑眸中透着浓厚兴趣,他随意往真皮沙发一坐,手里转着兰博基尼的车钥匙,调侃道:“我听说有人昨晚在我的夜色会馆抢单?把新来的前台小妞都气哭了……”

    她立刻轻手轻脚起床,可浑身如同碾压般的酸痛,双腿打颤地走在地毯上,从浴室拿回自己的衣服重新穿上。

    沉默的五分钟里,乐悠悠不间断的抽了两支烟,林语嫣就这样一言不发的陪着她。

    她的话,让林语嫣顿时眼睛酸涩,一把抱住了她:“悠悠,我刚才真是怕死了,怕你不要我了!”

    “我叫叶凌天”男人说完之后拿着条子就走到了外面的秘书办公室去了。

    闭上眼睛还能睡着挺好挺好

    她拿下耳塞,眼神空洞地盯着地板。

    她转身,接过他手里的酒,直接就喝。

    ↓ ↓ ↓ 面对执着的叶凌天,李雨欣会用什么手段摆脱保护?

    所谓头牌,可是会馆的唐总啊!

    学姐:面色虽然红润,但必须是高冷的。受过大一大二的熏陶历练,你的小伎俩学姐自然一眼看穿,所以省省心思吧,看没有好脸色的就赶紧闪了吧~

    “好,看来我看人还是准的,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没有拿着钱跑了。小王,给小叶倒杯茶吧,小叶,坐,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聊一聊”李先元放下手中的笔笑着对叶凌天说道。

    女人:“讨厌,你好坏哦……”

    学姐:学姐怎么会黑?!学姐怎么能黑?!

    “我只上处女,你是吗?”男人俯身凑近她的耳边,如同魔音。

    深吸一口气,最终按响了门铃。

    想开看开快乐就好

    乐悠悠的脸色有丝泛青,但她没说什么,选择听录音。

    林语嫣缩在副驾驶,身子微微颤抖,她居然真上了这个陌生男人的车。

    半小时后,司机回头道:“到了。”

    冷爵枭将关于林语嫣的资料随手放进抽屉,没有看唐文轩,继续之前的工作。

    床上的男人,上身真空,结实精壮的胸肌下是六块性感的腹肌,狂野粗犷。

    4张证

    “这是我的工作,你如果不满意可以去找你父亲谈”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长得好看就是绿茶婊,长得丑的才是小可爱。

    前台小姐已经看傻眼,直到那辆豪气冲天的迈巴赫驶离夜色会馆,她才回神,赶紧再次拨打唐文轩的手机。

    她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林语嫣的侧脸照。

    她该去哪……

    胸口很沉闷,像压了块千斤重的巨石。

    端起脸盆走进卧室。

    操场上

    今年早些时候,他收到了一封家书,是叶霜写给他的,信里写了,他母亲病危,希望能够见到他最后一面。只可惜,叶凌天当时在出任务,根本没看到这封信,等他回来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母亲已经去世一个月了。

    “我只上处女,你是吗?”男人俯身凑近她的耳边,如同魔音。

    男人下身依旧穿着西裤,手上拿着手机好像在发短信,他抬眸看了她一眼。

    “师傅,去愚园路1号。”

    总裁室的门被轻轻关上。

    这个事实让萧毅然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因为碰过手机,所以觉得脏?

    学姐和学妹该怎么区别呢?

    “没事,只是会有些痛罢了,擦点跌打油过两天就没事了,我下手有分寸”男人淡淡地说着,然后又接着说道:“既然李总满意,那么答应我的事情能不能兑现?”。

    “我操!她是谁啊?是哪家的豪门千金?”唐文轩一脸兴奋,等着听下文。

    Car

    出生证、毕业证、结婚证、退休证

    她耳根子一红:“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瞒了三个月的事情,这次因为自己要离婚,不想再隐瞒下去。

    我想说的是,照顾好自己,就是全家人最大的幸福~

    所谓头牌,可是会馆的唐总啊!

    萧毅然看着床前站着一个人,吓了一跳,用手抹了把脸上的脏污,看清后破口大骂:“林语嫣!你他妈疯了!你泼了什么鬼东西?!”

    她拿过来一看,是个陌生手机号。

    肩上扛着爹和妈,上边顶着你的娃,万一不幸打个滑,你能给家留点啥?

    “悠悠,今晚我回去还要捉奸呢,你等我的好消息!我会尽快跟他离婚!”

    “这是我的工作,你如果不满意可以去找你父亲谈”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是的”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岁模样的男人点点说道。

    最近这张照片非常非常火,

    可乐悠悠的黑眸中其实并没有多少快乐。

    “你能理解就好,我女儿现在在我们集团下面的一个总公司任总经理,过几年等她成长了我也就会让位把集团全部交给她打理。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了。你可能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特意为我女儿请个保镖,你不用想歪了,我们集团是正经的集团公司,完全奉公守法,但是,做生意总是会得罪人的,而有些人也总是喜欢偏激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来,这种事情我这一生见过太多太多了。就在几天前,我收到了有人匿名给我寄来的一份恐吓信,大致意思就是我如果不给他方便的话就要小心我的女儿了,我其实知道是谁寄来的,是我的一个生意上的对手,这个人从来手脚都不是很干净,心狠手辣,有些事情他可能真的做的出来。我呢,现在年纪也大了,人大了这胆子也就小了,我不怕他对我怎么样,但是却害怕我的女儿受到伤害,所以我才急切地想给我女儿找一个保镖。小叶,如果你嫌这个价格低的话,我到时候可以再给你加钱,加多少都没有问题,但是总之一点,你必须确保我女儿的安全,我也看了你的身手,我相信你能够办到”李先元语重心长地对叶凌天说道。

    “你确定你是处女?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悠悠,你别多想,不是他……我真的有事,一会你先回去吧。”林语嫣的语气有些冷,脸色青红交错。

    冷爵枭放下资料,望着窗外隐隐飘过的浮云若有所思。

    破涕为笑的林语嫣放开了她,随意在桌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眼泪:“我现在没地方去,能去你那吗?还得等到晚上……”

    “这么大的口气?李总,我们公司请的保安虽然不是正经的保安公司培训出来的,但是也都是很强壮,而且,我每天都有要求他们做体能训练,身手绝对不弱”那保安科科长很是气愤地说着。

    “你开玩笑呢,以后我家就是你家,今晚老娘也不回老宅了,就去我那套复式公寓吧,晚上我们俩好好大吃一顿,聊通宵,骂死这两个贱男人!”乐悠悠拉起林语嫣就走。

    等她吃好午饭后,乐悠悠也到了。

    他抱起她就将她压在床上,林语嫣吓得本能反抗,她的双手被他禁锢置于头顶,薄唇微启:“你反抗也没有用,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了。”

    黑眸染上恨意,林语嫣扬起手,将乌漆漆的一脸盆液体泼向这对狗男女!

    男人冷冷地笑了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面对唐文轩的炮击追问,冷爵枭随意的往椅背上一靠,语气清冷:“昨晚我去夜色找你,你不在,刚好有个处女要找头牌,昨晚我就带她走了。故事讲完了,唐总可以走了吗?”

    他望着步履飘摇的林语嫣,自语道:“可惜了,长得挺漂亮的,却要花钱找男人……”

    有你们真好真好

    见到叶凌天那冷峻的眼神,李雨欣没来由的心里产生了一丝凉意,然后恼怒地把卡放回包里,转头走进了电梯,没有再看叶凌天一眼。

    想开看开快乐就好

    第二天中午,当阳光洒满整个卧室时,林语嫣醒了,抬眼看到床上的男人还没醒。

    看到一双不属于她的蛇皮纹高跟鞋。

    几个保安一见,当即就有一个朝男人冲了过去,直接就是一拳,可是结果非常意外,只见年轻男人直接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这个保安挥过来的拳头,紧紧握住,保安只感觉自己手就像是被机器给夹住了一样,丝毫动弹不了,这时其它几个保安也冲了过来。男人见状直接一脚踢开面前的这个保安,然后不退反进,朝着几个冲过来的保安冲了过去。一切都是在电石火光当中,前后估计只用几秒钟,只见六个保安全都躺在了地上呻吟着,没有一个站的起来的。

    他以为,她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开车的司机再次问道:“小姐,想好去哪了吗?”

    叶凌天签订了合同拿了钱之后就直接出了这家三元集团,叫了辆出租车便直接去了医院,在医院里找到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进去就问道:“王医生,我凑到钱了,请问我现在马上去交钱什么时候能够手术?”。

    “萧毅然,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这话正是我要说的!财产我们平分,你就等着我的离婚协议书吧!”

    女人:“讨厌,你好坏哦……”

    乐悠悠的脸色有丝泛青,但她没说什么,选择听录音。

    学姐:一个行李箱不会再多了。标准姿势是,一手拉箱,一手玩手机。还有的两手空空就来了,“回家的行李早就快递寄回来啦~真是”。

    到了后半夜,林语嫣又惊醒了,看到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依旧如狼似虎,她哭得如同一只无助的小兽。

    “你好,我是头牌冷先生。”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答应……

    萧毅然胡乱抽出床头柜的餐巾纸,帮着陆小桃擦脸,哄道:“别怕,有我在,她不敢打你!”

    ↓ ↓ ↓ 面对执着的叶凌天,李雨欣会用什么手段摆脱保护?

    “想好了?”声音高远而又清冷。

    拉过一条凳子就坐下,冲着老板娘喊道:“老板娘,十号桌再来四瓶青岛!”

    不过难题也来了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是你哥我赚来的,没抢没偷。另外,哥这段时间要加班,可能没有机会来看你了,这个手机你拿好,我帮你办了卡的,有什么事情你直接给我打电话,听到了没有。想吃什么跟护士说,我都跟护士交代了,到时候我来给钱给她。哥还要回去上班,就不多说了,你一定要听话配合医生的治疗,知道吗?”叶凌天再次嘱咐着女孩。

    拉过一条凳子就坐下,冲着老板娘喊道:“老板娘,十号桌再来四瓶青岛!”

    叶凌天从病房出来之后便再次去了三元集团,然后进了集团总裁李先元的办公室。

    看脸色

    进了电梯,按下128层的按钮,直通总统套房。

    “对,就是你们的头牌!今晚我要包夜!”林语嫣拿出湿纸巾正在卸妆。

    她是真的后悔了!

    点击观看➤必读:今年下半年喝酒通知

    睁开眼睛我还活着挺好挺好

    看着她都快坐不住了,乐悠悠有些心疼了:“宝贝,别喝了,我们回家吧?”

    “你先在在这等一下,我把我女儿叫过来,你们之间互相认识认识,这件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呢”李先元笑了笑道,然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女人:“那么惨?那她岂不是守活寡……”

    “没照片,你可以走了。”

    “保护雇主的安全,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如果存在必要的话,要为雇主挡子弹”男人依旧是淡淡地语气,脸上没有太多其它的表情,好像挡子弹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一样。

    两分钟后,他的身体猛的往下一沉,林语嫣痛得哭出声。

    “悠悠,你别多想,不是他……我真的有事,一会你先回去吧。”林语嫣的语气有些冷,脸色青红交错。

    车内,冷爵枭望着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林语嫣。

    “悠悠,今晚我回去还要捉奸呢,你等我的好消息!我会尽快跟他离婚!”

    可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联系。

    因为碰过手机,所以觉得脏?

    我想说的是,照顾好自己,就是全家人最大的幸福~

    “对不起,我刚到保安公司上班不久,对于这类特殊任务的规矩还不是很清楚。按照保安公司给我的价格是八千元一个月,我觉得太低,我想李总给保安公司的价格也绝对不止八千元一个月这么简单,所以,我不希望这笔钱被保安公司拿走。还是那句话,如果我的身手能够让李总你满意,我希望李总能够把给保安公司的那笔钱给我,我和你们公司单独签订协议。”男人淡淡地说道。

    “你先去洗澡。”

    叶凌天很识趣地没有继续坐在李先元的办公桌前,而是退到了李先元办公室的沙发边坐下,心里想着的,还是自己妹妹的病情,情不自禁地拿出一根烟来抽着。他本来是不抽烟的,但是在神秘部队里参加任务的这些年慢慢地学会了抽烟,而且烟瘾越来越大,没有办法,每天接触的都是血腥、每天都会见到有自己的队友在自己身边倒下,在这种压力下,人总要找一个东西来释放自己,有人会选择酒,但是干他们这一行的酒是个绝对不能碰的东西,那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烟,而且都是一等一的烟鬼。

    “不知道。”

    她走到床的内侧,坐在角落里,浴袍下什么也没穿,顿时感觉很没有安全感。

    学妹:长衣长裤长帽长鞋长袜,就差穿高中校服来大学了。

文章最后更新:2018-01-12 15:10:55

相关推荐

影视推荐

热门评论
  • ST江湖
    ST江湖
    21832

    拉到吧,也就这价了,还有这女的东西肯定不是她妈妈的,要不怎么这么不了解呢?还没有教养,喜欢打断人家的话,专家都不想理她了

  • 本尔姐有男人勿近

    有6s剩32g个?

  • 云南山泉有点辣

    看还是蛮好看的,

  • 丫头200851

    认识马丽后才知道沈腾的……

  • Nannyand
    Nannyand
    48621

    图2拍照的比司机牛逼,瞬间拍下来

  • 保时捷4s店

    华为的垃圾手机也快倒闭吧,3500的手机玩王者荣耀也会卡

  • 丨江南
    丨江南
    44604

    起亚

  • o乄ioY
    o乄ioY
    18123

    图3标价上是俄语吧

123下一页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