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您当前位置: 八卦爆料

连绵笑料中的当代语言 | 电视

女主角从养尊处优的太太到分居后专注表演的脱口秀艺人,不是瞬间的转变……《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在连绵的笑料之中清楚地展示了这种细腻的转变,也让这部架在半世纪前的时代剧说出了我们当下的语言。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以下简称《了不起》)是2017年最精良的喜剧,它比普通情境喜剧更长,像《透明家庭》一样,把喜剧包袱融入绵延的剧情中。这样的剧难度不低,写得好是双重享受,既让人开心,又有故事可追;如果做得差,既不好笑,剧情又乏味。《了不起》讲述美国五六十年代脱口秀艺人的故事,又以女性为剧集中心,牌面本身已够讨好,而内容上的笑料不断,也让观众丝毫不觉冷场。

出品方亚马逊在2017年其实略为受挫。他们大手笔推出了十部新剧,五部正剧、五部喜剧,但其中只有三部确定可以再制作,惟一叫好又叫座的就是《了不起》,剩下的四部悬而未决。可见虽然流媒体一片叫好,在平台上百花齐放的情境却未出现。顺带一提,Netflix去年剧集口碑总体也不好。

《了不起》的监制Amy Sherman-Palladino本人也是喜剧演员,多年来专注于电视喜剧写作,喜剧加正剧的混合之前也尝试过,常常在CW台和大家见面。《了不起》也带着一些CW台的余晖,包装亮丽、布置工整,借时代剧的外壳,更有理由把头发和裙边处理得一丝不苟,又靠演员的插科打诨而免于遭受过分雕琢的苛责,它在口碑和奖项上的胜出,无疑和这些先天优势脱不了干系。

监制/作者想必也多少借此扬长避短,让观众得以细心领会剧集对白和台词的精妙之处。后者绝对是这部剧的重点,也是精华。Sherman-Palladino太懂得怎样创作一段脱口秀了,正好,剧集的女主角也是一位创作脱口秀的富家女。这种创作者与人物的重合,使得角色的一举一动都有精彩的投射,而这种投射建构出“镜中镜”或俄罗斯套娃般的错落,恐怕可以做出许多有趣的解读。

即便放下那些深入的文本剖析,《了不起》也有简单的魅力。女主角不仅有完整的台上脱口秀发挥,台下的生活也满布喜感。Sherman-Palladino把日常的每一段对话都写成了情境喜剧中的斗嘴环节,无论闺房心事,还是情话或家人矛盾,她都有办法把一个又一个包袱埋进去,用一种有距离(毕竟是半世纪之前的搞笑生活)却又快节奏的喜剧模式把整个故事牢牢地串起来。剧集一反其他流媒体电视剧的陋习,那种既然已经全剧预订,所以主创肆无忌惮地用半分钟买一包烟的缓慢铺陈在这里消失无踪。Sherman-Palladino不仅保证了人物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不是废话,甚至每一个动作在后续中都有承接。借助言外和“言内”之意,剧情顺利且毫不拖沓地发展,具备非常的观赏性。

但《了不起》也并不是一个只有“语言”的喜剧,它在以对白为核心的同时,视觉语言也是精心装配的。请别以为是摄影和剪辑上的炫技,编导很用心地把调度和剧情结合在一起。大量的室内戏可以见到人物走位对剧情的推动,它们变成了一种隐形的资讯和张力,比如母女聊天时不经意打入的无声电话,竟也可以完成一个小小的剧情传递,又不打乱正在进行的有效情节,现场调度的能力也不是一般电视剧常见的水准。

女性显然是这两年好莱坞的关键字,《了不起》因此变得空洞了吗?毕竟它身处女性被压抑、难以扬眉吐气的年代,女主角面对的冲突和压力会变得平板吗?幸运的是,它的叙述并没有变得单调,也没有流于口号,它用了整整一季的时间,来讲述女性从家庭生活中走入新事业的第一个自我转变。

女主角从养尊处优的太太到分居后专注表演的脱口秀艺人,不是瞬间的转变。剧集没有立刻把人物推向追求艺术的追梦艺术家,而是把面对家庭及两份工作的压力都呈现了出来。它甚至没有刻意恶化她另一份全职工作的环境,也没有把周围的一切交待得面目可憎当女主角失去原本在生活和家庭中的位置时,她在舞台上一时并没有找到自己准确的表演人格,对生活的目标和要求也没有即刻变得明朗《了不起》在连绵的笑料之中清楚地展示了这种细腻的转变,也让这部架在半世纪前的时代剧说出了我们当下的语言

原标题《连绵笑料中的当代语言》

文 / 张书玮

编辑 / 翁倩 rwzkhouchuang@126.com 文章最后更新:2018-01-21 18:44:51

相关推荐

影视推荐

热门评论
123下一页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