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您当前位置: 综艺资讯

对话《我,花样女王》主创 玛格特-罗比:非传统、有个性的女性更有趣

《我,花样女王》在颁奖季备受瞩目

搜狐娱乐讯 《我,花样女王》( I, Tonya)因为由 DC“小丑女” 玛格特-罗比(Margot Robbie)和漫威“冬兵” 塞巴斯蒂安-斯坦(Sebastian Stan)领衔出演而获得很高关注。影片也在多伦多首映后获得颇高评价,特别是表演和剧本,并进入奥斯卡颁奖季角逐。影片根据90年代美国花样滑冰女选手坦雅-哈丁个人经历及采访改编,既让人们重新审视曾备受争议的新闻人物,也通过她的经历让人再次关注家家庭暴力的影响。

在1994年,坦雅与另一位家境良好的花滑选手南茜-克里根(Nancy Kerrigan)被视作冬奥会花滑项目金牌得主的有力竞争者。但就在奥运会前夕,南茜在更衣室外遭到不明人士袭击,膝盖受伤,而袭击者与坦雅当时的丈夫杰夫杰夫吉路雷有关联。 杰夫被捕后又指认坦雅以逃脱牢狱之灾,两人彻底撕破脸,各执一词。南茜与坦雅最终都参加了1994年冬奥会,受伤后的克里跟仍旧赢得了银牌,而坦雅则因失误仅获得了第八名。坦雅最后以包庇罪犯的罪名被法院处以3年缓刑、500小时社区服务与16万美元的罚款。美国滑冰协会也对哈丁做出了终身禁赛的处分。因为坦雅代表美国参与奥运会,是家喻户晓的明星人物,这次丑闻也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舆论让她从美国的骄傲变成了耻辱。

但本片并非像媒体那样把焦点放在两位滑冰选手的竞争上,而是着重描述了坦雅的成长经历,展示了坦雅从小遭遇来自母亲的虐待,还长期被前夫家暴的事实。让人看到一个原本具有过人才华的美国女孩,是如何在家庭暴力和舆论压力下,毁掉了自己的事业与梦想。

本片主演演员与导演在洛杉矶接受了中国媒体专访。他们谈到了影片的幕后准备和拍摄经历,以及对坦雅和整个事件的看法。

“冬兵” 塞巴斯蒂安-斯坦与“小丑女” 玛格特-罗比演夫妻

  一 、塞巴斯蒂安-斯坦

Q1: 你饰演的坦雅前夫杰夫吉路雷在片中对坦雅施暴,而且在坦雅成名之后更加恶劣,你觉得他是不是无法忍受妻子变得有名?

塞巴斯蒂安-斯坦:我不是心理学家,也实在不好说。但在我看来,坦雅成名之后,她的丈夫确实变得更没有安全感。而且我也认为当一个人成名后,会更容易暴露自己的更多缺点,也更容易给自己惹上麻烦。这对夫妻当时要面对很大的公众压力,因为坦雅和杰夫都出身贫寒,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之后她创造了花样滑冰的历史纪录,做出了高难度的、其他人无法完成的动作,她的迅速成名确实让杰夫感到她整个变了个人。

Q2: 你自己有没有类似的经历?成名后遇到了更多麻烦?

塞巴斯蒂安-斯坦:只要钱多了,麻烦就来了!这是真理。麻烦并不会消失,只是不断在变化,你只能学会应付。

Q3:这些人物在生活中其实不是很招人喜欢的人,你们是如何让观众可以愿意去关心并同情他们?

塞巴斯蒂安-斯坦:通过表演和挖掘这些角色中更人性化的内容。我当时接到这个角色后,就决定相信,杰夫始终是爱坦雅的,虽然他做出的行为很糟糕。当时导演也是力求要找到这些人身上一些特征吸引观众,比如他们自身的谈吐和行为有时制造出的荒诞与幽默,不然观众可能没看20分钟就要走了。如果把它当成一个爱情故事去看待,也许也更容易获得观众的共鸣。

Q4: 那你在饰演好人和坏人时,有什么不同的准备吗?

塞巴斯蒂安-斯坦:其实没有,有时好人也会犯错,混球也可能做出些像模像样的事。我并没带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去看待他们,而是通过展示他们的行为,让观众去判断。我觉得在演一个角色前最好是不要马上去定义他的好坏,而是尽力去展示他为何会这样做,当时他的想法是怎样的。

Q5: 目前影片获得的反响非常好,你此前有这样的预期吗?

塞巴斯蒂安-斯坦:我们去多伦多首映前,我都不知道是否会有机会找到发行方,因为我当时以为影片是明年才会上映。我们今年1月才拍的,导演暑期才做的后期,一切都很快。但多伦多良好的反响马上带来了发行方,才得以今年上映。

Q6: 参与本片前你是否有担心影片没有发行商,是否可以卖出去?

塞巴斯蒂安-斯坦:最开始影片是被米拉麦克斯公司买下发行权的,但后来因为他们公司的一些变故而又把发行权让了出来。当时在多伦多就被Neon公司买下了发行权。之所以选择他们是因为这家公司给我们充分的自由,且不打算修改和干涉这个电影,完全理解影片的基调。

因为这个故事之前在全世界都满有名,所以海外发行也很顺利。

“冬兵”化身家暴男

Q7:你在与人物原型杰夫见面时,跟他聊了他20岁出头时的装扮吗?

塞巴斯蒂安-斯坦:服装造型师已经通过他们之前的资料照片选择好了服装,都非常具有90年代特色(笑)。我确实有问他为何在那么年轻时就留胡子,他说他也不知道,就觉得这样很酷。

Q8: 你是如何理解杰夫这个角色既然爱着坦雅,却对她如此残忍地毒打?如何去诠释这个角色?

塞巴斯蒂安-斯坦:我一开始也觉得很担心,是否能扮演一个这样对待妻子的人。要怎么去演家暴的部分?直到后来我去试镜,见到玛格特-罗比,我们花时间去排练,我才找到了正确的方式。而且我会觉得能信任玛格特-罗比。在拍那些家暴戏前,我们都有很仔细地排练和设计动作。虽然看上去好像很突然,很残忍,但其实我们并不是真打对方。我们有替身,但很多还是我们自己做的,加上镜头的转换,让人们看上去很真实。

Q9:你怎么看这些会动不动就使用暴力的人?

塞巴斯蒂安-斯坦:很多人只看到他们是施暴者,但没有看到本质的原因。很多时候是因为这些人从小也习惯于被打,所以他们不觉得这有什么。相当于陷入一个循环,受虐者变成施暴者。或者他们小时候目睹父母这样做,以为夫妻这样很正常,造成了负面的影响。我们常常在电影里看到这类家暴内容,只希望大家不要只是看看热闹而已,而是能理解背后的原因。

Q10:你怎么看待坦雅母亲对她女儿的虐待?

塞巴斯蒂安-斯坦:艾莉森-珍妮饰演的母亲真的太传神了!观众既可以感受到这个母亲的可怕,却又忍不住被她的言行逗笑。她对坦雅的态度很恶劣,而且不是正面的。这个母女畸形关系造成了坦雅常常要考被侮辱、被责骂、被打击才能激发出最大的潜能,这很悲哀。这就好像是我们比赛跑步,我用枪指着你的头,说你不跑快我就打死你,这才逼得你跑很快。坦雅就是这样被她母亲的操控着。也许这确实让坦雅获得了短暂的成功,但依赖这种心理去激发潜能实在太疯狂了。

Q11: 杰夫吉路雷看到本片了吗?或剧本?他有支持本片吗?

塞巴斯蒂安-斯坦:他没有看过本片或剧本。我有让他看但他不想看剧本。他有见我和编剧,说明他确实同意对我们敞开胸怀,同意我们拍摄。但他似乎并不希望再看这个电影而想起这段回忆。

Q12: 你觉得这次《复仇者联盟3》里,冬兵终于有被其他复联成员接纳了吗?他想加入他们吗?

塞巴斯蒂安-斯坦:他有被接纳,但那些人还是没有热烈欢迎他。我觉得他还是想加入复联的,毕竟这对他更有利。

玛格特-罗比饰演花样滑冰女选手坦雅-哈丁

  二、玛格特-罗比

Q1: 为何你希望希望制片关于坦雅的故事,是她哪些地方吸引到你去关注她?

玛格特-罗比:我觉得我们在片中无时无刻都在展示坦雅其实很希望获得别人的认可,获得她母亲、裁判和公众的认可,虽然她付出了很多努力,最终这个意外还是导致她的梦想破碎了。这个故事很令人难过。滑冰对她是一种逃避,也是一种解脱,是唯一让她引以为豪的事,但后来她也失去了。是否是她的错?她错在哪里?这些都是我读完剧本后想的。让我更希望了解更多她的故事。

Q2:你在拍摄本片前是否有学过滑冰?

玛格特-罗比:我以前在澳大利亚有学过冰球,但不是花样滑冰。这让我以为我可以演本片。但最后训练时才发现,这两个运动是两回事!而且花样滑冰不可以带护膝!所以基本上我还是从零开始学的。也在训练中会常常摔倒,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Q3:滑冰镜头里有用到特效吗?

玛格特-罗比:有的。导演克雷格-吉勒斯佩在这方面有不少经验。因为他曾经拍过很多商业广告,也有熟悉的特效团队。在滑冰时,我会做一些专业滑冰动作和跳跃。但他会在冰上撑起一个蓝色的屏幕,让我在前面左看右看,摆出一些Pose,然后他就知道要怎么去处理了。导演对此很有自信。

这一开始让我很吃惊。因为我拍摄《自杀小队》的时候,特效镜头可是大工程,那么多人手在现场搭建很多场景,现场很多镜头,超级复杂。而这个片真的没有那么高的预算,一切从简,没想到最终效果还真不错。

Q4:你准备坦雅这个角色与之前准备小丑女哈莉奎恩时区别很大吗?

玛格特-罗比:其实没有太大区别,都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经历提前准备。我无法做到临场发挥,就算是几分钟的一个角色我也要提前准备充足。但是这个片没有那么高的预算,我准备的时间很有限。即使我们有很大的预算我也不觉得会对本片有帮助。因为这个片有着类似纪录片的风格,不需要过多的过滤和打磨,就是要呈现一种新闻类型的纪实感。

Q5:你觉得坦雅母亲对她精神上的虐待是否对她影响更大?比肉体上的暴力还严重?

玛格特-罗比:是的,她母亲对她的不认可、看不起,给她造成的心理压力比身体上的创伤更持久也更严重。她对自己没有自信,而且习惯了这种被训斥的生活,觉得她就不值得珍惜对待,这很可怕。

Q6:作为制片人,你会怎么选择角色?是与你自身很不同的角色更吸引你吗?

玛格特-罗比:是的,那种我看了之后会有很多疑问,无法马上完全理解的角色更吸引我。比如本片,我看完剧本第一印象就是对这个角色的行为有很多的疑问,于是我才去进一步的了解她。我觉得这样的角色更有趣,像一个谜题等待我去解答,就会让我更期待。我们并不希望界定坦雅是个坏人还是英雄,因为她实在代表了更多复杂的内容。

Q7:你成名后有经历像坦雅那样的不安全感和恐慌吗?

玛格特-罗比:其实没有,因为坦雅周围的人都没有给她十足的爱与支持及安全感,她从小生活的环境就让她充满了恐惧,不知道何时就会被打被训斥。而我不是这样的,我很幸运有受到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和保护,我就不会担心太多。

Q8:你最近几年出演的女性角色都不是那种人们眼中传统的“好女孩”,是你特别如此选择的吗?

玛格特-罗比:之前我没名气的时候没有选择,有时会只能接受各类需要我的角色。但现在我有更多的选择了,就会挑选让我觉得更吸引我的角色,而这些非传统、有个性的女性显然让我觉得更有趣。

而且有的时候如果放下偏见,可能会对角色有更多的理解。比如《华尔街之狼》里我演的女人,一开始我觉得她就是爱钱,爱慕虚荣的角色。但我先放下这种想法,研究之后发现,她也有她合理的想法:那个世界里钱和势力都被男人掌握着,作为女人她很不服气,也有自己目标,而她擅长的就是用性感的外表去达到目的。

不仅是主演,玛格特-罗比也是电影制片人

Q9:你开始作制片人是因为你觉得目前没有太多好的女性角色给你演吗?

玛格特-罗比:我确实没耐心去被动等待我想要的角色,但当时成立这个公司也不是仅为我自己去寻找好的角色,更重要的是发展更多的好的女性角色,有的可能要找其他人演,但总体来说,女性确实需要更多机会。我也喜欢制片这个过程,我不希望只作演员,希望可以跟导演、编剧在另外的层面上合作。

Q10: 你每次演完比较情绪化的情节后是否能马上从角色中走出来?

玛格特-罗比:其实很难。我曾有过演出哭戏,之后就一直哭,停不下来。对于演员来说,我们要常常在脑海里幻想悲伤的、愤怒的事去激发情绪化的表演,这其实让我们的情绪也变得难以控制。

Q11: 你未来如果担任“小丑女”单人电影的制片人,希望她可以和哪些DC女性角色对戏?

玛格特-罗比:所有女性角色!DC有很多超棒的女性角色。而且我觉得哈莉奎恩其实与人结伴更适合,有更多角色互动,会激发出她更有趣的一面。

Q12:昆汀关于杀人狂曼森的电影你会参与吗?

玛格特-罗比:我还不知道,我并没有正式受到邀请。但如果有机会当然好,我是昆汀的忠实粉丝!

玛格特-罗比与现实中的坦雅-哈丁

  三、导演: 克雷格-吉勒斯佩

Q1:拍摄本片时你如何决定要加入喜剧风格的?

导演:我一开始研究这些人物的时候,就去想他们的动机和如何陷入这些局面,然后我发现这件事其实有很多荒唐好笑的地方,基本上很难不拍出幽默感。而且这些人物的行为本身也有好笑的一面。演员们也都完全可以驾驭这种带有讽刺喜剧风格的表演,让人觉得他们完全没有在用力,而是自然而然地呈现出真实生活中的人物。

但最开始我们在寻找饰演坦雅前夫杰夫人选时遇到了困难,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我一开始找的一些人都是很快就让这个角色看起来很凶狠,很可恶,完全没有喜感,也没有吸引人的特质。这会让观众觉得:为何坦雅会喜欢上这个人?他和坦雅之间的吸引力很重要。后来我们找到了塞巴斯蒂安-斯坦,他试镜时与玛格特-罗比的化学效应非常强,而且对情感的处理很自然。他终于带给我们了一个有孩子气的一面,又很情绪化的杰夫,而且也让杰夫和他朋友肖恩互动时也有着很强的喜剧效果。

Q2:你对目前越来越多女性制片人、导演怎么看?

导演:我很开心我们这个电影是玛格特-罗比制片,能看到她对角色和电影的心思付出的心血更多。她对角色的理解也更透彻。

Q3:玛格特-罗比哪场戏给你印象最深刻?

导演:那场判决戏。我们是在一个真的法庭拍摄的。但当日法庭有案子要审,所以延迟了。我们等了很久,最后拍摄的时间就变少了,必须很快拍完。玛格特非常快就入戏了,第一遍就泪流满面,情绪调动得很到位。而且她自己发挥了很多台词。原本剧本上根本没几句台词。我一直没喊停,她就一直自己演。那段戏演得非常好。

另外就是坦雅临上场进行最后一场比赛时,她在化妆间的一场戏。那场戏原本不在剧本里,是临时加的。她也是很快就入戏,一遍就呈现出了目前电影里的效果。

Q4: 坦雅看了片子吗?她的看法如何?

导演:我们在多伦多电影节之前给她单独放的。她有些地方不太同意,比如前夫的一些言论。但总体来说,她还是很满意的,而且对我们真实还原了事件的始末表示感激。

Q5:坦雅有参与剧本和制作吗?

导演:她并没有参与任何意见。她只是接受了编剧的一次采访。但她并没有干涉剧本的创作。

Q6:你有见到坦雅的母亲吗?

导演:没有,我们找不到她。但编剧说,在与坦雅和杰夫谈过后,这两人都十分同意本片中呈现的母亲,符合他们两人的描述。

艾莉森-珍妮演技爆棚获得金球奖最佳女配角

Q7:可以谈一下艾莉森-珍妮的演出吗?

导演:这个母亲角色原本很令人讨厌,但艾莉森-珍妮演出了这个角色内心的痛苦和挣扎,呈现了令人同情的一面。她把这个角色的特征演得很突出,让人看时常常被她的惊人之语惊喜到,难以相信她会这样说或这样做,于是就变成了本片最抢戏的角色。观众会一边厌恶她的言行,一边又觉得这个角色很好笑,这个平衡很难拿捏。

Q8: 片中杰夫的好友肖恩这个角色是关键人物,他也是罪魁祸首,关于他的部分是基于哪里的资料?

导演:这个人十年前已经去世了。但他之前有在电视上接受过采访,本身就是一个特别可笑又荒唐的人物,在塑造时就有很多笑点。

Q9:最开始你是如何决定要把人物的采访与叙事相结合,让观众看到那些采访,给人一种纪录片的感觉?

导演:一开始是因为我看坦雅的采访,她在那些采访中提到家暴的部分时,总是很轻描淡写,觉得被毒打不算什么,这让我觉得很难过。可以看出她对家暴已经麻木了。我非常希望把这个呈现给观众,让观众也能像我一样感受到她这种麻木,理解长期的家暴已经对她的三观产生了影响。因此就只能把采访的实录也拍出来。

Q10: 塞巴斯蒂安-斯坦出演杰夫时的小胡子是他自己留的吗?

导演:我也希望能用他的真胡子。但是因为拍摄时间安排和年龄跨度的原因实在无法实现。比如这个角色18岁和30多岁时都有胡子,但要不一样。而且拍戏时无法做到按时间顺序拍,想要18岁时无法立刻让胡子长成那样所以我们最后就用了假胡子但是这个假胡子真的很费力玛格特-罗比花20分钟就戴好假发了,但塞巴斯蒂安的胡子要弄近一个小时,因为要一根根保证粘好 文章最后更新:2018-01-31 10:59:29

相关推荐

影视推荐

热门评论
  • 随缘10587411

    在日本给玩坏了的人,教主好可怜

  • rs23052267
    rs23052267
    55361

    不错不错

  • 大大1322155

    癫痫前兆

  • 金太阳61984616

    明天我去领奖,开开眼!

  • 百合90463831

    人家人在中国享受特等待遇,这叫待客,我们身为中国人,最下层,只有挣扎的活着

  • 手机用户3582495049

    都漂亮!女大18变,小的还没长大而已。

  • 孔雀西北飞小心诈骗

    他值得拥有现在所拥有的,不像现在有的明星,导致电影滞后不前。

  • iTopNews
    iTopNews
    7259

    那个水电工也是扯。怎么方便怎么来,打洞的功夫,走地面完活啦。

123下一页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