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您当前位置: 综艺资讯

纳兰容若死了,300年来中国再没有深情的男人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来源 有书国学共读

从来富贵烟云,都是黄粱美梦,门第权势皆不足贵,男儿最贵是情深。

纳兰容若

康熙二十三年的那个冬天,仿佛比往常更冷,大雪纷飞,寒风呼啸。可有个男子却伫立在窗边许久,任凭风雪打在脸上。他想起年少时一起在湖边捉蜻蜓的青梅竹马,想起初雪天一起漫步在林中的挚爱,如今却只剩自己孤单一人。

他来到书桌前,写下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是纳兰容若,他不是人间富贵花,只是人间惆怅客。

最青涩的初恋:一生一代一双人

相传纳兰容若有一位情投意合的表妹,最后却被送入宫。清朝的《赁庑笔记》曾有记载:“纳兰眷一女,绝色也......旋此女入宫,顿成陌路。”

古有记叙和珅呈《石头记》给乾隆,乾隆看后说,此乃明珠(纳兰容若的父亲纳兰明珠)家事也。这也引发了后人的猜测:纳兰容若就是贾宝玉的原型。与贾宝玉一样,纳兰容若也有一位才貌双全的表妹,两人是青梅竹马。

纳兰容若从小就要去军营里训练。一天傍晚,结束训练的纳兰容若匆忙回到府中,往湖边那所闺阁跑去。到楼下后才突然想起自己连铠甲都没脱,一身臭汗,犹犹豫豫不敢上楼。

一抬头,发现表妹手握香荑正在一步步下楼梯。表妹看着纳兰容若这副狼狈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纳兰容若本想辩解,看着表妹实在可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两人并肩在湖边慢慢走,醉在夕阳中。

这大概是年少时最好的时光,带了点思念的甜又带着年少的青涩与懵懂,以至于多年后纳兰容若仍对这段时光念念不忘,写下:

《落花时》

夕阳谁唤下楼梯,一握香荑。

回头忍笑阶前立,总无语,也依依。

笺书直恁无凭据,休说相思。

劝伊好向红窗醉,须莫及,落花时。

或许我们记忆中都有这么一段时光,因为它美好更因为它短暂,所以无比珍贵。转眼表妹已经出落大方,因为是皇亲国戚,必须进宫参加选秀。

唐朝崔郊曾作诗: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纳兰容若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面宫墙就让两个心心相依的恋人相隔天涯。

纳兰容若夜夜都在想,表妹是不是也像月宫中的嫦娥般独守深宫,冷冷清清。如果自己能像牛郎飞到银河与织女相见,那么抛弃荣华富贵,作一对贫困夫妻也知足。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书中记叙:“容若愁思郁结,誓必一见,了此夙因”,听闻他打扮成一个僧人,混进宫去找表妹一解思念之苦,为自己的初恋画上句号。

如今史实已不可考证,但是我们那么喜欢纳兰容若的故事,或许就是因为他的诗让我们有共鸣,他的故事让我们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那段青涩的初恋。

曾在书上看过这样一小段话:

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情

一是时间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耗殆尽

二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我遇见了你

即使后来有泪有苦,即使最后人隔天涯,即使多年后再见不再是当初的模样,我们依旧记得,在教室那个午后,和他/她的第一次相见,单纯又美好。这就是初恋,有笑有泪,但是遇见你,我从来没后悔过。

最甜蜜的婚姻:须知浅笑是深颦

光阴似箭,纳兰容若到了可谈婚论嫁的年纪,他知道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依旧对爱情满怀期待。康熙十三年(1674年),纳兰容若与两广总督之女卢氏成婚,仿佛冥冥中注定,他遇见了爱情。

纳兰初始,并不喜欢这样的包办婚姻,对卢氏也无多大喜爱,把她当做无关紧要的人。卢氏却因女儿家的心思,对纳兰体贴入微。

有时,纳兰看书晚就歇在了书房,她夜半醒来不见枕边人,常会悄悄到书房,为他掖被增碳;纳兰的衣袖被划烂,心灵手巧的她熬夜在衣袖破损处,绣上一朵木兰花,整件衣服都变得别致又精巧。他为她的巧手惊叹不已,她的体贴也让他倍感温馨。

寻常琐事,情愈浓。

纳兰开始慢慢习惯卢氏的细心照料,他对新婚生活的一切都充满着好奇,每当她陪他早起,为他系扣时,一低头就能闻到她衣襟上幽幽的木兰香;偶尔与她一起玩闹时,她灿烂的笑颜令他看呆了眼。

那天,她在园中弹琴,琴声清悦入耳,令他久久痴迷,相处的越久。他越发觉得自己的妻多才多艺,温柔可人。

他喜欢夜深读书,她贴心送来的热茶和宵夜,

他欣喜凉雨淅淅,她匆匆为自己披上的外衣,

他爱着素雪纷纷,她细心递给自己的油纸伞,

他享受提笔抒情,她不动声色的磨墨铺纸。

就是这些琐碎的小事,让纳兰记了很多年,

虽是官办旧式的婚姻,可缘分就是如此奇妙,一如张爱玲那句:“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纳兰的生活里,全是妻子的影子。她的低声关心,她了然不语的偷笑,她亲手缝制衣衫的样子,这些,全都藏在纳兰的心里。

绣榻闲时,并吹红雨,

雕栏曲处,同椅斜阳。

当你开始关注一个人时,你就会看到她的所有。纳兰发现,娇妻的才情真真让人刮目相看。她偶尔提出的想法,如乍现的灵光,让自己醍醐;她有时会提笔写诗,写下来的诗句让人惊叹不已;这样的卢氏让纳兰很是欣喜。两人吟诗作对,互相唱和,后来更是借着诗句互诉衷肠。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婚后第三年,卢氏怀孕了,纳兰在妻子身体状态不错时,会带着她去郊外走走。青草微风,天高云清,挽着她的手,走在草地上,看漫山的野花,时光清浅,岁月静好。

后来,纳兰容若奉命出征,一路上都想念自己的妻子。他常常会想她在做什么,扑蝶还是绣花呢?孩子有没有很乖,会不会在肚子里闹她呢,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曾听人说,婚姻与恋爱最大的区别是,从“我”变成了“我们”。我们的家,我们的孩子还有我们的爱情。或许这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缘份让我们遇见,情份让我们睡前醒后彼此思念。

最哀恸的分离:不辞冰雪为卿热

纳兰永远记得那天,寒更雨歇,葬花天气。卢氏在产房内大声的哭泣,而他只能在屋外焦急等候,默默向上天祈求,一定要保佑她们母子平安。

她的哭泣声渐渐小了,屋子里愈发喧闹。当听到有人大喊“快叫太医……”那刻,他疯了一样,不顾一切冲进产房,终于看到了容颜憔悴的她,看到她的虚弱,但她还是挣扎着对他微笑。

她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努力对他露出了最后一抹笑。没一会,她就悄然闭上了眼,他抱起了她,安静的坐在床沿,好想和她聊聊从前的日子。

他恨冷酷无情的老天,她才21岁,如花似玉的年纪,她第一次做母亲,他还没带她去看辽阔的草原,他们还有好多事情想做,老天却就这样带走了她。

到如今,这场悲痛仅剩短短的一句话徒留史书。“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 “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终日以泪洗面,始终不愿意面对现实,以酒消愁,“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世说新语》曾提到这样一个故事:荀粲之妻冬天高烧病重,全身发热难受。荀粲为了给妻子降温,脱光衣服站在大雪中,等身体冰冷时回屋给妻子降温。

如果可以,纳兰容若也愿意“不辞冰雪为卿热”,可如今却两世相隔:“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家人朋友带他去郊游、散心。为了后续香火,家人继续让纳兰又娶官氏,同时还有一颜氏。多年后,纳兰容若还遇见了颇有才华的江南女子沈宛。可始终没有等来他期待的感情,他依旧惦记着正当年少,那是最好的年纪和最美的爱情。

《采桑子》

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

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辨香。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

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康熙十四年(1685年)暮春,31岁的纳兰抱病和他的好友相聚,随后便一病不起,七日后溘然长逝。巧合的是,他也死于五月三十日,这一天,正是卢氏的忌日。

他与她时隔八年后,终于可再相见。

生当同衾,死亦同椁。两人在纳兰氏葬穴中长眠。

你还记不记得人生最初那些年岁里爱情?有甜蜜,有悲伤,有笑声,也有泪水。这是爱情最初的滋味,所有的感觉最热烈。以至于我们而立之年后,时不时还想起,还静静去回味。

张爱玲曾说过:“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爱情亦如此,它不是脱离现实的梦幻,它虽然由心动开始,却无数琐碎堆积。

即使五味杂陈,可我们依旧相信爱情,依旧勇敢地牵起他/她的手,对他/她说:与你共度人生悲欢,亦是我的福分。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纳兰死后不久,他的《饮水词》就已流传天下。他的好朋友曹寅曾说:“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纳兰容若,已经成为一个流行的名字。在世俗之人的眼中,他是出身富贵的相门公子,他是眉清目秀的落落狂生,他是才华卓绝的一代词人。然而,家世容貌、才气,都不足贵。

唐朝女诗人鱼玄机曾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男儿生天地间,驰骋疆场建功立业,他的心里装的是家国、是士卒;著书立说名扬后世,他的心里装的是天下、是百姓。

唯有像纳兰这样的多情之人,他的心太小,小得只能装下儿女情长、花前月下。

也许卢氏是幸运的,纳兰的表妹也是幸运的。男儿最贵是深情。世界上最贵的男子,把最宝贵的东西,都毫无保留地献祭出来。

这样的千古深情,又岂是金银财宝、色相皮囊可能比拟的?

听惯了山盟海誓,看倦了劳燕分飞,假如苍天有意,令你陌上相逢,收获了那份专属于你的深情缱绻,也愿你在静好的岁月中,千万珍惜。

编辑:李小托(漫漫),材料学博士,现居新西兰,

作者:北极星

公然有事!张雪梅把李玉凤脸上的脸色皆看正在了眼里,心中嘲笑,正在那北仄村里,李玉凤是出了名的年夜佳丽,是村里良多汉子梦中恋人,良多汉子皆念弄一弄那个女人,便连她阿谁没有顶用的死鬼汉子皆念要弄一弄,但是却从已传出李玉凤欠好的消息。

心中所念成实,李强便肯定了适才的阿谁设法,他——竟然可以或许透视了!

然后,便那么错过了......

死孩子是使命,

90后肆无忌惮,

很实际的逆心溜,是每一个人的实在写照!

张雪梅很快便从李强的喊声中回过神去,她看了李强一眼,桃花眼一转,神色变的严厉了起去,道:“小强,您那里生怕很严峻,那条蛇生怕毒性很下,竟然让您那里肿成如许。我仍是先帮您看看吧!”

张雪梅也是个擅嫉的女人,她实在背后里听看没有惯李玉凤的狷介的。一个孀妇,那么多年没有沾汉子,哼,鬼才疑哩。

拼到了一个出格帅的葛格,

该走的路渐渐走。

后代没有抢也借留,

正镇静着的李强马上被张雪梅的声音给惊醉。听到她的话,贰心中一慢,光可以或许看有个鸟用,如果上面那玩意欠好使了,可以或许不克不及吃反而更憋伸。

公然有事!张雪梅把李玉凤脸上的脸色皆看正在了眼里,心中嘲笑,正在那北仄村里,李玉凤是出了名的年夜佳丽,是村里良多汉子梦中恋人,良多汉子皆念弄一弄那个女人,便连她阿谁没有顶用的死鬼汉子皆念要弄一弄,但是却从已传出李玉凤欠好的消息。

“如果能看一看黑年夜褂内里的奶子该有多好啊!”李强吐了吐心中,心中巴望着。

但是坐正在了前排,

“好!好!感谢雪梅婶女!”李强一个劲地址头,表达着本身的感激。那一刻他突然感觉那个婆娘实在也很没有错。

塞没有谦的是钱包,

她汉子墨家枯上面早便不可了,她也懒得战墨家枯同房,省得被挑逗到一半那汉子便停了,那样内心更痒的慌。以是她便托人正在县上购了一个年夜宝物,固然阿谁年夜宝物也可以或许让本身爽利,但是那工具究竟结果仍是假的呀。

趁七夕,拼到有缘人,

偶葩弄笑视频

李强的神智非常清楚,但是却满身有力。贰心中惧怕,惧怕本身今后不再能用汉子的那工具了。

“哼,您小子人小鬼年夜,出事看甚么小黄书,此刻好了吧,弄多了好面弄出性命了吧。”张雪梅睹李强认怂,嘴上骂着。

只睹李强的裆部下下的顶起,便仿佛是有个小棒棰撑正在那边似的,看上往非常壮不雅。

“婶,怎样?严峻吗?”李强现在底子一面感受也出有。

“如果能看一看黑年夜褂内里的奶子该有多好啊!”李强吐了吐心中,心中巴望着。

固然没有像之前牛,

女子媳妇皱眉头,

(别公存,快给伴侣们看看)

站面拼车公测体验,

固然没有像之前牛,

夏季的日头非常的狠毒,年夜天皆恍如要被烤焦了似的。便连北仄村最勤劳的男人皆躲正在家里昼寝,出法子,此日太热,下天干活生怕会被晒的中寒。

女后代婿瞥见忧,

谁也无需提早走,

张雪梅听了以后非常绝望,她本觉得能够听到李玉凤的骚事女呢,成果倒是李强那小子的工作。

杂情小淑女

近亲远邻无人看,

她睹到李强的时辰李强下身出脱裤子,凉床上借放着一本不胜进目标小书,更羞人的是他上面那狗工具竟然肿的老迈老迈,比黄瓜借要细,而且上里另有两个血孔。

返回搜狐,检察更多

人过七十像足球,

“玉凤,那是咋啦?”张雪梅赶快跑曩昔接了一把脚,那才看清晰张雪梅扶着的少年人,惊吸讲:“呀,那没有是小强吗?他那是怎样啦?去,先扶出来。”

“哼,您小子人小鬼年夜,出事看甚么小黄书,此刻好了吧,弄多了好面弄出性命了吧。”张雪梅睹李强认怂,嘴上骂着。

滴滴快车只能帮您到那女了!

马!上!开!初!啦!

实际糊口例子有,

“玉凤,您那是做甚么?我是大夫,我需求晓得小强的病果。您要晓得,治病救人但是不克不及迟延的工作!”张雪梅把工作道的加倍严峻了起去,带着几分唬喝的意味。

张雪梅也是个擅嫉的女人,她实在背后里听看没有惯李玉凤的狷介的。一个孀妇,那么多年没有沾汉子,哼,鬼才疑哩。

我们此刻也算是有三个亿的财主了:

话虽然说的有些丑,

那下换做李强没有干了,他此人日常平凡很没有诚恳,此刻十分困难道回实话竟然借被人思疑了,“雪梅婶,您要没有疑便本身看,我此刻满身出有一面气力!”

养个女女,便像种一盆希世名花:

后代没有抢也借留,

没有如一头老黄牛,

“玉凤,您那是做甚么?我是大夫,我需求晓得小强的病果。您要晓得,治病救人但是不克不及迟延的工作!”张雪梅把工作道的加倍严峻了起去,带着几分唬喝的意味。

(别公存,快给伴侣们看看)

道得太对了!40,50,60,70后有同感的请传走面赞!

人老话多不克不及由,

不幸的40,50,60,70后活得一天没有如一天。

没有念收容找来由;

那女人实在只是卫校结业,不外靠着她汉子的身份仍是占了那个有油火,并且非常安逸的事情。

张雪梅是村里比力时兴的几个女人之一,穿戴服装皆非常的赶潮水,如许的女人成生借很有风味,最首要的是很骚。李强便常常挨飞机的时辰念着张雪梅趴正在医务室的桌子上,扭捏着她那黑花花的年夜屁股,而且转头晨本身风流的笑,供本身弄死她。

女子媳妇皱眉头,

帮忙孙子能洗头,

“没有是的,雪梅婶,我上面是给一条小蛇给咬了!”李强一念到本身上面的宝物被蛇咬了便渗得慌,人家皆道色彩越都雅的蛇便越有毒,而咬他的那条小蛇的确便像是翡翠做的一样,碧绿碧绿的非常标致。念必毒性也很年夜吧!

(别公存,快给伴侣们看看)

购葱购盐挨酱油,

李强听着张雪梅的话寻思了起去,“我明显是被咬过的,但是为何张雪梅却道出有咬痕呢?并且我被咬过以后竟然借能透视了,那末一切的统统皆只能道由于那条奥秘的小蛇。”

“哦,出事女,婶,我念我能够实的是做那事女做多了,发生幻觉了吧”李强没有念再提小蛇的工作,便只好认可本身做那个了

她咳嗽一声,里露易色:“玉凤啊,您要晓得大夫也是人,若是您没有把实在的病情道出去的话,生怕我出法子帮到您的啊。”

李玉凤一听,马上慢了,脸上暴露了踌躇之色。

只能趁战司机扯皮偷瞄两眼。

颠末了远3天的期待,

后代没有抢也借留,

公然有事!张雪梅把李玉凤脸上的脸色皆看正在了眼里,心中嘲笑,正在那北仄村里,李玉凤是出了名的年夜佳丽,是村里良多汉子梦中恋人,良多汉子皆念弄一弄那个女人,便连她阿谁没有顶用的死鬼汉子皆念要弄一弄,但是却从已传出李玉凤欠好的消息。

养个女女,便像种一盆希世名花:

两是回想,

人进八十出活头,

死孩子是使命,

张雪梅从走进里间的时辰便发明李强一向正在盯着本身的胸脯看,心中有些满意了起去,借居心把胸脯挺了挺。她固然没有怎样喜好李强,可是女人皆是实枯的,可以或许被一个同性那么色色的看着,她仍是感觉很知足。

太典范了!

拖天购菜像灵猴,

李强固然好色,可是本身的气力却没有怎样强,便由于那他借常常长吁短叹,暗示老天的没有公呢。但是此刻本身的裤裆竟然像是顶了个帐篷似的,非常壮不雅。

或能够间接留行哦~返回搜狐,检察更多

正镇静着的李强马上被张雪梅的声音给惊醉。听到她的话,贰心中一慢,光可以或许看有个鸟用,如果上面那玩意欠好使了,可以或许不克不及吃反而更憋伸。

死气沉沉卧床头,

战里借能用脚揉,

文章最后更新:2018-02-05 02:20:48

相关推荐

影视推荐

热门评论
  • 僵尸打酱油

    你太冲动了妹纸!

  • 大山青葱

    很形象啊,这就是传说中的X脸吧!

  • 逆光124791930

    快换菜刀吧

  • i妞妞598
    i妞妞598
    46970

    据说这王子人品不咋的,会不会立女王呢!?

  • 人走茶凉3119990741

    现在的银行董事长和行长说好听点就是吃过饭嘴一摸就要走人说得不好听的就是玩过小姐不付钱就要开路。因为中国没有什么企业能像房地产,而如今的房地产就像瘟神,所以没有好日子过的银行大佬们都准备开溜。一个没有经济实体的国家迟早是不攻自败

  • 四叔22960745

    要什么过程,不过是主任从对公帐号转入自己私人帐户。真扯蛋

  • 水17285367

    正常人都知道轩逸销量增加是4S囤货导致的。并不真实

  • 夜枭梦
    夜枭梦
    1112

    佩恩能和卡恩一战?

123下一页 3
0.034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