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您当前位置: 欧美日韩

任嘉伦:始终坚信没有压力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任嘉伦搭上了《大唐荣耀》这艘急速行驶的快艇,他在剧中扮演的广平王李人设讨喜,有胆有识有勇有谋,登场不久就备受关注。作为一个入行两年、作品不超过五部的影视新人,他以极短的时间蹿红。但任嘉伦并不意外自己现在的走红,毕竟,顶着运动员、组合练习生、演员的多重身份,他已经在不同的圈子里摸爬滚打很多年了。面对机会,他是时刻“准备着的”。

和广平王一样爱吃醋

《大唐荣耀》是欢瑞的开年重头戏,和任嘉伦演对手戏的,是身价不菲的花旦景甜,连配角都是王劲松、杜源等老戏骨。导演刘国楠、尹涛本来准备让任嘉伦演剧中的建宁王李倓,让凭借《青云志》势头看涨的秦俊杰来演男一号广平王李俶。但第一次见面后,他们发现任嘉伦的气质居然很符合原著中对李俶的设定,“他身上有一股劲,感觉很矜持、坚毅,他还谈到了人生感悟,让我们觉得他就是李俶”,几小时后,导演组就改变了最初的想法。

这个选择在当时看来颇为冒险,让一个新人挑大梁,公司确实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李俶这个人物性格饱满,层次丰富,对演员的演技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被迫开关迎敌那场戏中,任嘉伦大喊“誓死捍卫我大唐”,转身却流下两行热泪。很多观众在此处被打动。任嘉伦诠释的广平王李俶,霸气与柔情并存,这种反差也构成了这一角色最引人入胜的点。

不是表演科班出身,任嘉伦的确不是经验丰富的演员,不过对于自己的记忆力,他还是有些小得意。他经常找同组的老戏骨讨教表演技巧,台词怎么注意轻重缓急,每场戏的重点又是什么,然后把这些意见默背下来。如果一天十场戏,他起码能记住七场戏的表演技巧。

拍摄《大唐荣耀》期间,他从不闷在房间里候戏,就算在林子里拍大夜戏,他也愿意站在零度以下的室外看别人拍。剧组的工作人员看惯了这样的任嘉伦:长衫外面套披风,立在冷风里,看着英姿飒爽,其实那些戏服根本不防寒,经常轮到他上场时,已经冻得耳朵通红了。

▲凭借《大唐荣耀》爆红,网上全是“广平王妃”特别多

在表演这件事上,任嘉伦崇尚的是真情实感,李俶的感情观绝大部分来自他本人。比如爱吃醋这一点,就是他在恋爱中的写照,他和广平王一样会因为一点儿小事就吃醋。

主动终结冠军梦

和任嘉伦的演员履历一样新的,是他近几年才通过命理师改的名字。过去漫长的二十几年,他还叫任国超。练武术的父亲胸怀冠军梦,为儿子取下了这个名字,盼望他能够超越任何国家的任何人,成为世界第一。“我从小觉得这名字挺骄傲的,后来做了文艺这块,大家都说,你这名字太像个体育生了。”

任嘉伦从4岁开始打篮球,后改打乒乓球。9岁那年,任嘉伦进入山东省乒乓球队。从那天起,他就没有了完整的童年,别人家孩子玩耍,他要风雨无阻地训练,训练结束已经是半夜,他还要做作业,然后早上六点继续训练。

竞技体育的残酷可以想象,为了把成绩保持在前三名,任嘉伦以近乎自虐的方式训练。15岁时,他已经浑身是伤。为了不耽误训练,伤还没痊愈,他就要提前归队,经常是旧伤没好,新伤又来。“本来的梦想是世界冠军,可一直在受伤,训练跟不上,成绩就会落下很多。”想到这条路不能走远,任嘉伦觉得应该趁早结束。他主动找父母谈话,郑重地对他们说,他必须得开始考虑以后做什么了。

受伤退役后,任嘉伦恢复了普通高中生的身份,感觉突然找不到“有意义的事”。为了摆脱这份失意,他频繁地在博客中写些东西给自己打气,“如果没有改变,就无法继续生存!”

改变任嘉伦的那个人叫Rain。一天,他无意中看到Rain的演唱会视频,画面中,这位亚洲舞王充满爆发力的舞蹈带给他狠狠一击。“原来跳舞也可以这么霸气啊。”任嘉伦觉得,舞蹈或许能成为他下一个施展自我的舞台。

他开始疯狂地迷恋跳舞,没日没夜地看视频,自学唱歌、跳舞和演戏。他对具有舞台表现力的歌手都无限崇拜,Rain、东方神起、张佑赫、格里杰夫……为了能近距离接触他们,据说他还去机场当过一段时间地勤。为了检验自己是不是那块料,他经常参加歌唱选秀节目。

2011年,任嘉伦只身一人去韩国当练习生。对于这个决定,父母曾极力反对,因为在他们看来,跳舞的男人不阳刚,“他们不懂街舞,不知道舞蹈还有很多种”。在他的坚持之下,父母最终应允。

韩国的生活比他之前设想的更压抑,没有父母的保护,连自由都谈不上,公司为了约束他们这些外籍练习生,没收了手机。日常训练枯燥艰苦,同期进来的练习生,有的没熬多久就走了,也有的因为表现不好被淘汰。任嘉伦说,他不想走,拼着命地练舞,连续三个月里,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舞蹈。

后来,任嘉伦被安排加入一支中韩偶像组合,还担任了队长、领舞和Rapper。原本以为未来有了光亮,没想到却再次陷入困境,他努力来的不是舞台上圆梦,而是组合解散。2014年,在韩国做了三年练习生的任嘉伦回国了。

▲回国后的任嘉伦,也曾将歌手作为发展的方向

谈起当年的曲折,任嘉伦异常淡定,“有成长就很高兴。”在他看来正是这些经历让他比同龄人更老成。工作人员提起任嘉伦,都说他喜欢一本正经地和人讲道理,经常散发着老干部气息。合作过的演员说他,完全不像个89年的人,倒像79年的。

男人就要有个男人样

任嘉伦习惯让自己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赶通告或者拍摄转场,他也不在路上休息,宁可看剧本,他担心一睡着就会泄气。他甚至无法容忍自己闲在家里,他会老气横秋地说:“年轻的时候你不忙,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忙?”他现在所在的经纪公司旗下有李易峰、秦俊杰等人气演员,竞争相当激烈。不过他喜欢竞争,觉得没有压力的人生不完整,他需要一个优秀的对手来激发自己。

这种对自我的极高要求,可以追溯到早年的家庭教育。父母坚强自律,也不允许儿子有任何脆弱。父亲长相硬朗,也许是任嘉伦小时候生得太漂亮,他总是嫌儿子不够男人。从小父亲就一再提醒他,要像个男人。

父亲尤其不能忍受儿子哭。任嘉伦还清楚地记得,5岁那年自己没打好球,回到家痛哭流涕,父亲看见了,揍了他一顿,边打边说,男人哭什么哭,这点事都受不了。小时候的任嘉伦很痛恨因为哭被打,但是现在,他开始很讨厌哭,也不能接受自己不“男人”,好像和爸爸越发相似。

别的男偶像很容易做到给粉丝们卖个萌,但到了任嘉伦这里,几乎要成为他的困扰。《大唐荣耀》路演时,他在秦俊杰的撺掇下隔空给粉丝送飞吻:他闭上眼,迅速地嘟起嘴。然后下一刻就拿手盖住脸,背过身去。一旁的女演员惊奇地大叫:哎呀,他耳朵红了。后来任嘉伦说,闭眼是他抗拒时下意识的反应。他现在还不能接受自己有“不阳刚”的举动,“我的内心不太像我的外表”。

更让他崩溃的是,《大唐荣耀》中扮演何灵依的梁婧娴,最近见面总是喊他“俶姐”,因为他在剧里演过五场女装戏。事实上,他完全无法接受穿女装的自己,如果不小心看到电视里播到自己男扮女装的段落,他会马上闭眼。

在剧中,他更愿意体现一个男子汉的气魄。让他遗憾的是,拍《大唐荣耀》时,因为肺炎,他一下子瘦了40斤,连道具剑都扛得费力,他嫌自己不够健壮,“我不喜欢男人太瘦,毕竟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任嘉伦说,他一直都是以“任家男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的,对家庭对父母,他都要承担起责任。

这种“任家男人”的担当意识,从他15岁主动终结自己的冠军梦时就已萌芽。多年后当他决定转型做演员时,身边的朋友都热心地给他提供机会,比如《通天狄仁杰》《青云志》,他甚至不需要像其他新人那样到处跑剧组递资料。他对此的解释是:“认识我的人都知道,这个人不会糊里糊涂的,我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该做什么。”

▲在《大唐荣耀》之前,任嘉伦在《通天狄仁杰》中饰演狄仁杰

▲在《青云志》里客串了六尾

也许正是因为对自己的未来有着绝对清醒的认识和掌控能力,任嘉伦并不意外现在的走红,“这能算是一夜爆红吗?我也摸爬滚打好多年了,一直在不停地学习。这算是对我努力多年的一点点回报吧。毕竟,机会来了,没有实力也接不住。” 文章最后更新:2018-02-05 15:51:40

相关推荐

影视推荐

热门评论
  • 念念不忘的悲伤

    我也有洁癖,我的杯子,谁也不能用。

  • 兰子19328476

    本来就很美

  • l天地一蜉蝣

    来一个能者得之,我怕大部分运动员跟领导都得下课!中国真的人太多了。挤下去不知道多少。

  • 心伊之月

    这把刀我表示耍不了。

  • 風微凉
    風微凉
    18936

    我的8800在抽屉里睡了很久了……

  • 城府之中

    好重味道的感觉

  • 风紫不是疯子

    这完全是真的,我已经体验过了,因为没去医院,后来发生心血管病。

  • 弄伐清爽

    某大嘴时代太。。。

123下一页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