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斯_16 麦克斯_16

约好今天请主任吃饭,可临时老妈有事让我带孩子,没办法把熊孩纸也带上了,吃的差不多了,问主任:您吃的咋样?主任客气地说:吃饱了,都撑着了!恰逢我最后补充地点了些烤串上来了,熊孩纸便对我说:那大姑,咱们把烤串撸下来拿回家吃吧!


约好今天请主任吃饭,可临时老妈有事让我带孩子,没办法把熊孩纸也带上了,吃的差不多了,问主任:您吃的咋样?主任客气地说:吃饱了,都撑着了!恰逢我最后补充地点了些烤串上来了,熊孩纸便对我说:那大姑,咱们把烤串撸下来拿回家吃吧!
-_-||
好笑 · 评论
师太放马过来吧! 师太放马过来吧!

上午买的花蚬,熟人摊主给了海水并叮嘱一定要养足一天才能吐净泥沙。


上午买的花蚬,熟人摊主给了海水并叮嘱一定要养足一天才能吐净泥沙。
媳妇中午下班看着花蚬一个一个都在耀武扬威的呲着水,非说得趁新鲜吃,给炒了。炒的时候还嚷着就算有泥沙她也认了,她会吃完的。
午饭,一家子大眼瞪小眼的呲牙看着桌上的花蚬无语了。。。
好笑 · 评论
丁顾梦 丁顾梦

来媳妇娘家几天,去亲戚家轮流拜年,喝酒全部不是我对手,每天都要倒下一个两个,照例这不是高潮,喝完酒打牌,赌神附体啊,打什么都赢钱,每天每家都要赢千把,今天走的时候,我发觉丈人丈母娘和老婆说话的时候在斜眼看我,晚上会不会睡沙发…………


来媳妇娘家几天,去亲戚家轮流拜年,喝酒全部不是我对手,每天都要倒下一个两个,照例这不是高潮,喝完酒打牌,赌神附体啊,打什么都赢钱,每天每家都要赢千把,今天走的时候,我发觉丈人丈母娘和老婆说话的时候在斜眼看我,晚上会不会睡沙发…………
好笑 · 评论
曲終人散° 曲終人散°

代驾中途离去,醉酒车主想将车开到路边,遇上交警,悲剧了…☞~10月15日晚上,台州临海的生意人陈先生喝得有点多,酒席散场后找了代驾。车子开出去没多久,代驾开始和陈先生商定代驾费,开口要120元。陈先生表示每周都要叫好几次代驾的,最多都是收80元一次。代驾不甘示弱,若不愿给就另请高明,说完开了车门走了。因为车子刚好停在红绿灯路口等红灯,变绿灯后,后面肯定会有不少车子过来。想到这里,陈先生想先把车子开


代驾中途离去,醉酒车主想将车开到路边,遇上交警,悲剧了…☞~10月15日晚上,台州临海的生意人陈先生喝得有点多,酒席散场后找了代驾。车子开出去没多久,代驾开始和陈先生商定代驾费,开口要120元。陈先生表示每周都要叫好几次代驾的,最多都是收80元一次。代驾不甘示弱,若不愿给就另请高明,说完开了车门走了。因为车子刚好停在红绿灯路口等红灯,变绿灯后,后面肯定会有不少车子过来。想到这里,陈先生想先把车子开到路边。于是,他就坐到驾驶室,结果刚好碰到交警设卡查酒驾…~
好笑 · 评论
Disappointed1 Disappointed1

怪谭1978(小城旧事之一)


  东楚县(注:为避免大家对号入座,真实县名隐去)是个小地方儿,百姓们对牛鬼蛇神耳熟能详却不知道马列主义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偏又出过几件骇人听闻的事,便冒出好几个闹鬼的地方。
  欧阳春到民政局前,局里就已有闹鬼之说。
  但终究只是捕风捉影再加一帮人的添油加醋。直到魏大胆的惊魂一夜。
  魏大胆人高马大,本名魏
国庆,退伍后才分到民政局,颇有些军人式的无畏。

  有一回办公室里大伙儿闲得无聊,就天南地北的乱聊,最后聊到了闹鬼的事。几个人聊得口沫四溅,魏大胆当然一概不信,还把那几个人耻笑了一通。双拥股的小许气不过,就跟魏大胆说你可别不信,你要真不怕,有种去运河边儿上的荒地睡一夜。魏大胆哈哈大笑说别说一夜,连睡一个星期都没问题。
  运河地段也是东楚县有名的凶地之一。东楚县隶属扬州。传说当年隋炀帝为去扬州一看琼花盛开的美景,特意命人开凿了这条水道。多少民工的血泪流进运河水,因此运河自古就是怨气汹涌。淹死人那是常有的事。但是十年前的一桩惨事却将运河的怨气提到极点。那是一个微雨的夜晚,空打着沉闷的雷声,却不见痛痛快快的给一场疾风骤雨。一艘外地客轮在经过东楚这段的水道时突然失火,惊慌的人群纷纷捅向唯一的客舱门。就在这时,客船的工作人员做了一个惨无人道的决定。为了防止乘客挤到船体一侧导致翻船,他们把客舱门用粗粗的铁链锁上了。大多数乘客逃生的希望就此破灭。也许工作人员以为火不大,乘客可以自行扑灭,然而火越烧越大,最后谁也控制不了。当船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命人赶紧开锁时才发现,怀揣着那把救命钥匙的人不见了。工作人员人人自危,纷纷逃散,没有人再去管舱内乘客的生死。撕人心肺的惨叫和苦苦挣扎的呼救在阴恻恻的运河水上久久不绝,然而那时运河方圆几里都无人居住。可以救他们的人听不见,听得见的人却又救不了他们。结局是除了在客舱门被锁前侥幸跑出的几个和从客舱的通风口爬出的两名军人,其余的八十名乘客都在舱内活活烧死。而这艘客船正好叫“804号”。当时民政局处理这件事的是殷股长。他记得当他带人赶到现场时,就像亲眼目睹人间炼狱。老远就可以闻见焦炭一样的肉体源源不绝地散发出糊臭,隐隐的又有些许肉香。客船的残骸打捞上来时,紧锁客舱门的铁链上,粘着一只黑糊糊的断手。它的主人曾经不顾炙肤的巨痛妄图拉断铁链,直到咽气也没有松手。舱内很多焦尸已在烈火焚烧中熔在一起难分彼此。直到事故后的一个多月,下游地区仍时不时发现焦尸的碎块。这次任务成为老殷难以摆脱的噩梦。从此他再也没吃过一块肉。后来城区扩大,东楚县的人口也渐渐增多,运河附近渐渐有人居住。居民们常常在阴雨或是下雾的夜里听见运河水上远远的飘来呼救声,若有若无,凄切非常。因此,运河岸边始终荒凉,城区再扩大,也没人敢向运河靠。
  老殷见魏大胆一口承应,心里吓得咯噔一响,连忙劝道,知道你胆大,但这世上不是什么事都是胆大就能行,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就是不信,也犯不着去招惹啊。
  可是魏大胆吃了称砣铁了心,脖子一梗嚷道,有啥好怕,咱当兵的连坟堆里都睡过,不就是在河边上睡几夜,能有什么事。
  当天下班,就回家卷好铺盖直奔运河堆上去了。
  连睡七夜,没毛没病。
  魏大胆的名号就此传开。然而运河的恐怖早已深植人心,并非一次个人的英雄主义行为就能消散。人们仍然对运河心存畏惧。而魏大胆则更对鬼神之事嗤之以鼻。

  所以,当他听说了局里的鬼事后,同样也是百分之一百的不信。这回不等人跟他打赌,魏大胆就自告奋勇地要值夜班。因为闹鬼,天黑前下班和不值夜班是民政局里人人心照不宣的规矩。

  下班时,老殷心软又劝了魏大胆几句,可惜都被人家当成了驴肝肺。无奈之余,老殷只得叹了一口气走了。
  不一会儿,传达室的汤爷爷抱了一床毛巾被一卷凉席和一个枕头来了。
  汤爷爷快八十岁了,还没用拐杖,走路永远是不急不慢好像散步。他有一个女儿,女婿也在民政局工作,是民政股的副股长。但他不跟女儿女婿住,就住在民政局传达室后头的小间儿里,隔三差五的回去看看小孙孙,但晚上一定还回局里。不管女儿怎么劝,汤爷爷就是放着好好儿的天伦之乐不享,偏要一个人守着单位。大伙儿暗地里都说这老头儿有点怪。
  汤爷爷说,小魏,晚上别睡会议室,睡打字室吧,地方是小点儿,但比会议室好些。
  故事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说民政局的建筑格局。大门进来两旁是传达室和接待室,下了石阶两边各有一个小院子,正中间的一小段石板铺成的小道直通二门。二门进去就是后院了,很大,就像老北京的四合院,院心里列着夹道的两个长方形花坛。后院里正对二门的一排从东往西分别是局长办公室、民政股和会议室等五六个办公室,都是一墙之隔。正中间的会议室前有一条十级的石梯,两米来宽,总高度总有七八十公分的样子。每一级都是整条的青石。只有打字室是单独的一间小屋,倚着后院东面墙老老实实的待在平地上。

  魏大胆怎么听怎么觉得汤爷爷说的这个好字儿别有深义,就问,好在哪儿。
  汤爷爷说,现在虽然是夏天,到夜里头还是凉的,打字室小点儿也暖和点儿,别感冒了。
  魏大胆笑道,汤爷爷,你瞧我这身板儿,哪儿那么容易感冒。
  汤爷爷还想说什么,忽然眼光一闪。魏大胆低头一看,原来汤爷爷在看他右手腕上的桃核串子。
  小魏,这串子挺别致,给我瞧瞧?汤爷爷说。
  魏大胆说声儿好,就将串子捋下递了过去,说,这串子从小就戴着了,小时候咱家穷,戴不起金银的长命锁,我妈就不知哪儿弄来这么个串子,权当长命锁戴。
  汤爷爷眯起眼睛在灯下端详。这串桃核拿在手里有点沉,比人们平常戴的串子上的桃核大一圈儿,迎着灯光一照,颇有点金玉质感。摸起来滑腻腻的。仔细一瞧,桃核上除了本来的纹路还有一些人为雕凿的细纹。汤爷爷定睛一看,先是愣了愣,然后点头笑了笑。魏大胆正收拾文件夹子,没瞧见。
  把这串子戴好,虽不是什么稀罕物,到底是你妈给你弄来的。汤爷爷说。
  哎。魏大胆笑呵呵地又把串子戴上。
  你就是身子骨儿好,也别不知道爱惜,多少病都是年轻的时候撂下的根儿,我劝你还是去打字室睡。汤爷爷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打字室哪有会议室宽敞,勉强铺下一张席子连翻身都不行。魏大胆儿一米八五的大个儿怎么受得了?到底卷着铺盖去会议室了。
  夏天白天长,七点以后才渐渐地暗下去。
  魏大胆起先觉得会议室热得像蒸笼,大开着会议室门通风,电风扇也使劲刮。翻转了几十回,出了一身汗总算勉强静下来。渐渐地倒不觉得怎么热了。心想人常说什么心静自然凉,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不知不觉,外面就黑透了。两株老梅不时被风吹动,摇头晃脑一番,极尽扭曲的枝干就像无数双枯朽的人手在不甘心地抓什么。
  魏大胆心里一虚,连原本热呼呼的风吹在身上也觉得凉了。他提醒自己只是院里的两棵树,天天都瞧见,不用害怕。怎奈越是叫自己别想却越容易想,而且想像得越来越丰富,最后简直觉得那两棵梅树都要变成活妖精扑过来了。
  他连忙把门重重关上,心底还留着一丝凉气。想了想,又觉得好笑。运河还不是被一帮子人说得诡异非常,他不是照样面不改色地睡了一个星期!怎么这会儿,自己天天办公熟得不能再熟的地方,反倒变孬了?
  索性关了灯,开始睡觉。
渐渐的,起了阵阵冷风,不很猛,但吹到身上尽把凉气往毛孔里钻。魏大胆禁不住一哆嗦,两手下意识地搓胳膊,摸到一层鸡皮疙瘩。睡意正浓的他压根儿懒得睁眼,摸到身旁的毛巾被胡乱拉上身。可房里越来越冷,毛巾被根本不起什么作用。阵阵寒意好像有意识一样,懂得从毛巾被的纤维与纤维之间的缝隙直接透过来。
  冷得受不了了!
  正当魏大胆这么觉得时,右手腕开始发热,好像腕上套了个环型的暖炉,源源不绝地散发出热量。温暖的感觉从血液里传遍全身。睡梦中的魏大胆惬意地咂咂嘴,越睡越深。然而这种惬意似乎并没延续多久,寒意又开始袭来。魏大胆本能地想要蜷起身子,却突然发现手脚都动不了。
  有“东西”压在他身上!他毛骨悚然的认识到。
  那“东西”沉沉地压在他的全身,使他连睁开眼睛都做不到。手腕处的环型暖炉开始无力,温度一点一点的降低,意识却越来越清醒。他几乎把全身力气集中到睁开眼睛的小事儿上,但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无法睁开。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寒意越来越重,压在身上的力量越来越强,而他连眼睛都睁不开。不知名的恐惧开始肆虐他的神经。

  陡然一声嘹亮的鸡啼。
  与此同时,身上的重荷突然消失了。魏大胆猛然睁开眼睛,像根弹簧一样坐直身子。他气喘如牛,衣服汗湿得像从冷水里捞出来的。但他并没有松一口气,相反神经很快再度绷紧,因为军人的警觉让他发觉左侧有人在冰冷地注视他。
  不,这种被注视地感觉好像和被人注视的不太一样。
  那么……不是人?!
  魏大胆说不清当时的感觉,只觉得心里有一眼冰泉,咕嘟咕嘟地直冒冷气。他不敢看,可是军人的骄傲却在不停告诉他必须去看。多年的军营生活让无神论占据了他的全部理智,他从心底不相信先前的念头。于是在两种想法的拉锯战中,他缓缓地转动脖子。
  当他看清左侧的“东西”后,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那是一团模糊得像雾气的人影,隐约有五官,但不能辨清。好像是个男人。
  魏大胆惊得瞪大双眼,几乎掉出眼珠子,但那团人影依旧在他面前。他不得不承认并不是眼花。他能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汹涌寒气和一种令人心畏的压迫感。
  远近都传来鸡啼,先是零散的两三声,后来便此起彼伏起来,而人影越来越模糊。后来模糊的五官动了动,似乎在笑,就彻底消失了。
  魏大胆霎时发觉令他心畏的压迫感消失了,会议室里由寒冷恢复成夏日清晨的凉爽。他喘了几口气,站起来,全身僵硬得像木头。
  他能肯定刚刚的那个人影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那东西似乎并没有伤害他。好在天已经大亮了,也不必害怕了。于是舒展了一下胳膊腿儿,便打开了门。
  院心里,汤爷爷正坐在藤椅上乘早凉,手里捧着一大茶缸凉茶,时不时喝上一口。
  魏大胆一看表,才五点多。夏天就是白得早,黑得晚。
  汤爷爷,早啊。魏大胆笑着说。
  汤爷爷抬眼一瞧,说,我就知道你小子拗。
  魏大胆明白汤爷爷指的是让他睡打字室可他还是睡了会议室的事儿,尴尬的笑了两声。心里多少有点后悔没听汤爷爷的话。
  汤爷爷问,没着凉吧?
  没有,您看,我这不好着呢!
  汤爷爷哼了声,说,我看你这凉可受重了!
  魏大胆心一沉,没支声。
  汤爷爷说,过来。
  别看汤爷爷平时慈眉善目的,如今冷下脸来也怪吓人的。魏大胆受了一夜罪,全没了平时声振如雷的气势,乖乖地跑到老人前面。
  汤爷爷拉过魏大胆右手腕一瞧,两人都吓了一跳。

  昨天还好好的桃核串子,竟然全都裂了。并且显见不是从外头裂的,而是从核心里裂开的。

  魏大胆是单纯地吃惊,汤爷爷却迅速地变了脸色,苍白苍白的。
  小魏,老实说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魏大胆没料到汤爷爷开口就这么问,也立刻变了脸色。
  汤爷爷瞧这光景便心里有数了。

  那一夜的事,汤爷爷叫魏大胆谁也别说。魏大胆也明白,这事儿要传出去局里要人心惶惶的。好歹也是机关单位,影响多不好。
  其实不用他说什么,同事们也晓得必定发生了什么。因为魏大胆值过夜班后并没有像在运河睡过后那么意气风发,相反整个人都安静了,还默默地加入了天黑前下班和不值夜班的行列。
  魏大胆的胆色众人都是晓得的,现在连他也不敢再提局里的鬼事,更别提其他人。人人口上不说鬼,人人心里都有鬼,只是谁也不捅破这层纸。
  欧阳春就是在这样一种古怪的气氛里来到了民政局。
  几天后,他和局里人都熟悉了,尤其和汤爷爷很谈得来。

  同事们都说奇怪了,汤爷爷虽然见谁都笑眯眯的,其实很少搭理人,怎么跟你每回都能谈上一箩筐的话。

  欧阳春说,谁说汤爷爷不爱搭理人了,经常都是他拉着我说话,年纪大的人,巴不得有人在跟前儿说说话才好,怎么会不搭理人。
  但日子长了,欧阳春确实

下页(1/7)
好笑 · 评论

© anyishi.com 木纳娱乐

辽ICP备12010756号

0.4874s